返回

天珠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什么叫阴险?
返回目录

    事实上,天泪也正是这么想的,在血红狱的天王级强者ps中,他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人物。只不过,他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自大。

    面对不如自己的对手时,他最喜欢戏耍对方,最后虐杀。性子在血红狱中都是令人比较讨厌的那种。此对面对周维清这么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能自己会输掉比赛。正好也能在四位长老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因此,他直接做出了单手应战的打算。

    周维清脸上的笑容就从来都没消失过,不过,站在他身后的龙释涯,脸上的肥肉却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强忍着没让自己流露出笑容。

    自从周维清和对方开始讨价还价,商量着打赌的事情时,龙释涯就一直都有种想笑的冲动。

    昨天周维清再次见到邪帝之后,就将自己的老师也请了过来,众人一起商量如何应对这次血红狱的侵袭。毫无疑问,他们都很清楚,血红狱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干掉天邪教了,而且要梢带手将他们天弓帝国也收拾了。在这种情况下,血红狱来的强者数量就绝对少不了。

    想要正面硬碰硬,胜利实在是太渺茫了。

    可这一战又不得不进行。究竟要如何应对,邪帝巫云月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于是乎,主导权就落在了周维清手上。所有的计划也都是他一手布置的。

    毫无疑问,他是布置了圈套,只不过这个圈套却是以他个人实力为基础的。那些所有和周维清打过赌的人,都知道和他打赌是个什么情况。

    所以龙释涯才很想笑,看着自己那宝贝徒弟在那里忽悠来忽悠去,对方还真的上当了。

    周维清踩去的策略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削弱。不断削弱对方的实力。当双方实力接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嘿嘿……

    而这种比赛的方式进行赌斗,显然是削弱对方最好的办法,而他那个无限制上场次数,就是给他自己度身定做的,拥有邪魔吞噬的他,在战场上的持续战斗能力又岂能用普通人的标准来进行评价呢?

    龙释涯眼看着那天泪竟然如此轻视自己的宝贝徒弟,在心中就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另一边,巫云月的感受则又不同了。他已经听说过许多关于周维清的故事,但真正跟周维清共事这却还是第一次。虽然他还不清楚周维清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程度,但至少他站在那里,在己方实力明显逊色于对方的情况下却能侃侃而谈,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思路被引导成功。单是这一点已经是人才了。巫云月自问,在自己天王级修为的时候,绝对不可能像周维清这样放下脸面的赔笑者应付。可以说,周维清根本就没有一点身为强者的自觉。

    可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可怕,是问,一个如此强者,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却能不择手段,比起同级别强看来说绝对更能令人头疼。

    一丝淡淡的微笑从周维清脸上浮现出来,面对天泪的骄傲,他却是显得有些诚惶诚恐的向对方微微行礼。

    以天泪的高傲,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向周维清发动攻击的,要是连这点判断都没有,周维清也就白混了。

    天泪大刺刺的道:“来吧。”

    他话音未落,周维清就已经在他面前消失了,甚至在消失前的一瞬间周维清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周维清最喜欢的就是别人轻视他,对付这样的对手,他表示毫无压力。

    周维清突然消失天泪也是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血红狱天王级强者,也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浓烈的火属性天力混合着毁灭气息瞬间从他体内爆发出来,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突然爆发的火球一般被瞬间点燃,那份爆发力,令他的天力对周围所有的一切产生了无差别攻击的效果。

    双方众人早就已经在他们准备交手的时候远远退开,天王级以上强者的对抗,能够波及的面积是巨大的,谁也不想受池鱼之殃。

    天泪骤然爆发的同时,身体也转了过来,按照人的惯性思维,敌人正面消失了,最有可能出现的就是在自己背后。直到此刻,他依旧是准备以一只手迎敌的打算,转身的同时,右手带起一条火龙盘旋身体而起,只要找到周维清,这条用来护体的火龙就能够给周维清致命一击。

    而且,令天泪惊喜的是,只是转身的过程中,他就感觉到自己已经命中对手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从天泪体内爆发出的火属性天力,狠狠地轰击在了出现于他背后的周维清身上。当天泪转身看到他的时候,甚至还看到周维清那一脸的惊愕之色。

    毫无疑问,以天泪的个性,得意的情绪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他脸上。

    周维清几乎是用下意识的动作保护自己,双手前推,看那样子,很有几分欲拒还迎的味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