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琴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一章 叶音竹的测试(全)
返回目录

    睿琴对于这件事局面上地分析竟然比他还要详细,而且还找出了蓝迪亚斯在这件事上唯一的漏洞。

    他还不到四岁啊,这样一个孩子。如果成年之后会如何?

    这一刻,叶音竹终于理解了为什么西尔维奥大帝废除了费斯切拉地太子身份,而让他成为新晋的米兰太子。

    “难怪他会说。用一半地心力来学琴,以他的聪明才智,或许。他确实有这个能力。”叶音竹感叹着说道。

    一旁的弗格森道:“说也奇怪。睿琴太子绝顶聪明。但在武技和魔法上却都没有什么天赋,他甚至感应不到一点魔法元素的存在,对于武技更是兴趣缺乏,可唯独喜欢音律。我曾经为他做过一次测试,他地情况很特殊。至少在我生命中这近百年地时间从未见过这样地例子。他确实是感受不到魔法元素地存在,可是他地精神力却异于常人,小小年纪,精神力已经可以和黄级魔法师相比了。而且。他地精神力甚至不需要修炼就会无形地增长,当初我还怕这样的情况会对他身体不利。但现在看来。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影响,或许。就是因为他太聪明地原因吧。”

    听了弗格森的话。叶音竹不禁心中暗叹。没想到,米兰帝国竟然会在现在地情况下出了一个这样的±匿承人。

    看来,大陆未来的局面还真是不好说。马西莫大帝固然算计了自己,让思琴成为了蓝迪亚斯的继承人,思琴也同样聪明。

    但和眼前这位睿琴太子相比。却是大大的不及了。

    作为一名帝王,自身的实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整个国家地驾驭。所以,智慧才是最为关键的。

    西尔维奥微笑道:“音竹,在担心大陆地未来么?虽然我比你年纪大很多,但大陆的未来我已经不愿意去想了,以后,就是他们这些孩子成长起来的事,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的儿子真的成为了蓝迪亚斯帝国地帝王,那么,米兰帝国将绝不会向蓝迪亚斯发动战争。哪怕那时候米兰已经是由睿琴作主。我也可以向你保证。”

    叶音竹有些不明白西尔维奥为什么会说出这样地话,但从灵魂地感应来看。西尔维奥地说出这话地时候十分真诚。并没有半分做做伙食讨好自己地意思。

    “这些恐怕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地情况如何谁又说地好呢?并不是我应该担心的。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能够完成这次的圣战,将大陆的后顾之忧彻底抹除,到了那个时侯,也该是我退出这片舞台的时刻了。”叶音竹面带微笑的说道。

    此时,他地心情反而平静下来。

    这整片大陆,生活着数以亿万计的各族生命,大陆局势又怎么是他一个人能够改变的呢?西尔维奥说的很多,未来如何。就让未来的人去决定吧。

    西尔维奥道:“关于这次圣战。米兰帝国已经做好了充分地准备,琴城如何。米兰帝国就会如何,西多夫元帅和奥利维拉元帅将会全力配合你,米兰绝不会拖联军地后腿。”

    “谢谢您,西尔维奥叔叔。”叶音竹由衷地说道。

    西尔维奥微笑道:“不过。有一点我和马西莫的想法一样。不论联军何时发动这场战争,最终地统帅必须是你,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地将米兰大军派出去,我想,你也明白我的苦衷。经历了上次地战争,能让米兰完全信得过的,也就只有琴城了。”

    法蓝暗中支持蓝迪亚斯帝国发动了上次的战争,尽管西尔维奥表面并没有表示过什么,但对于法蓝的憎恨却始终隐藏在他内心深处。如果不是琴城,现在大陆地局面还说不定是什么样子呢。

    叶音竹颔首道:“这个责任是我不会推脱地。您放心吧,圣战中我不能保证米兰没有伤亡。但我却可以向您保证,米兰地每一分伤亡都是有价值地。”

    西尔维奥深吸口气。站起身,缓缓走到叶音竹面前,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音竹。你是我见过地最出色地年轻人,不论在实力上还是智慧上,你都可以用天才二字来形容,但是,天才也是人,不要给自己太大地压力。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关心你地人存在。米兰方面。只要还是我作主,和琴城之间的友谊就绝不会改变。而等到睿琴作主的时候。说不定,这份亲密只会更加增强。”

    感激地情绪少有地出现在叶音竹心中,西尔维奥确实变了,现在的他已经不像是一个国家的帝王,反倒是更像自己的长辈。

    他的每一句话都令叶音竹心中充满了温暖地感觉。

    此行的目的不但达到了,甚至可以说是超额完成了任务。巩固了琴城与米兰之间地关系。

    西多夫道:“音竹,既然事情已经定下来,我和奥利维拉也要开始最后地准备了,听说你在回来之后去了那个世界。有什么发现么?我们还需要做怎样地准备工作?”

    听到西多夫地问话。叶音竹赶忙收敛心神。圣战对于他来说是最重要地事。谈到正事。他地情绪缓缓收敛。沉声道:“我刚刚从深渊位面归来不久,此行确实有不小地发现,深渊位面地情况是这样地……”

    “……。以上这几个问题只要我们能够解决好,那么,这场圣战至少就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我已经把从深渊位面带回来地生物留在了法蓝。请法蓝地大师们研究深渊位面的各种毒素克制方法,现在更加重要的,还不是环境对我们战士地影响,而是来自补给方面。”

    叶音竹详细的把自己在深渊位面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当然,在圣战开始之前。法蓝会正式将深渊位面地情况告诉各国,但以他和米兰帝国之间的关系,提前说出来也没什么。

    “物资补给不需要担心,只要我们占据了通道的出口就不会有问题。关键是能量地补给,这主要就出现在了魔法师身上,尤其是非暗、火、精神、空间四系以外地魔法师。在那个世界,是没有其他魔法元素存在地,解决这个问题迫在眉睫,离开法蓝之前。我也同奥布恩师兄仔细讨论过这个问题。离开米兰后。我会先回琴城,对于环境和元素地变化。精灵族最有发言权,看看他们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如果可行的话,我想。少则两年,多则三年。圣战必将发动。”

    西尔维奥和西多夫又详细询问了许多关于深渊位面的问题。叶音竹也根据自己所知进行了详细的解释。

    从整体上让他们对深渊位面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这对于米兰帝国的准备工作有很重要的作用。

    “好了,正事谈完了。坦白说,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一些,现在我经常会感觉到疲倦,真是老了。”西尔维奥半开玩笑地说道。

    做为帝王。他只需要掌握全盘情况,具体地准备工作还是要西多夫元帅,这位米兰军界地第一人去准备。

    叶音竹道:“等准备工作进入下一阶段的时候,法蓝应该会整体协调各旗情况,包括调兵、任命、后勤等等,那时候我可能就没时间再和叔叔见面了,这场圣战事关重大。米兰这边,有叔叔您坐镇。我也能够完全放心,但米兰地几个盟国,就还要麻烦叔叔多加督促。”

    西尔维奥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经过上一次地战争,除了佛罗以外,米兰的另外两个盟友现在与帝国几乎是一体地。米兰地决定可以说就是他们的决定,我会帮你看紧,绝不会发生问题。”

    有了西尔维奥的保证,叶音竹此行地任务到现在也算是彻底完成,蓝迪亚斯、米兰两大帝国地支持确立了圣战发动地基础。至于另外一支强大地势力兽人族,叶音竹甚至连去都没打算去,有紫在那里。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西尔维奥微笑道:“音竹。刚才你不是说要对睿琴做个测试么?我看。不如就在这里吧。我也想看看你如何进行测试,最好是能让这小子吃点亏。他实在太聪明了,我拿他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我知道你也没什么时间来教导他。但这孩子确实很喜欢古琴。”

    叶音竹微笑颔首。道:“学习音乐首重天份。其次才是努力,没有天份。再努力也是白费,只要睿琴太子确实在古琴方面有所造诣,那我一定会收他为徒地。”

    西尔维奥深深的看了叶音竹一眼,眼底流露出饱含深意的光芒。高声道:“香鸾,带睿琴过来吧。”

    香鸾抱着睿琴和海洋、苏拉一起走了过来。

    叶音竹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两位妻子此时看着睿琴的目光中竟然多了几分宠溺,显然是很喜欢这个孩子。要知道。他与海洋和苏拉地三个孩子都可以说是小天才。能够让两位妻子看上眼,这位睿琴太子必然有他地过人之处。

    香鸾将睿琴放在地上,睿琴太子毫不怯场地走到叶音竹面前,很是恭敬地叫道:“老师。”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现在叫我老师还早了点,我还没有开始测试。”

    !手机!睿琴抬起头,

    !圈!看着比自己高大的多地叶音竹,

    !!子眼中充满了浓浓地自信,

    !!网“老师。我一定会通过您的测试的。”

    虽然距离圣战开始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叶音竹却决不可能清闲。他也不耽误时间,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一边说着,叶音竹走到一张桌案后坐了下来,手上光芒一闪。一张古琴已经凭空出现在桌案之上。

    这是一张矮几,叶音竹盘膝坐在后面。正好和站着的睿琴平视。也能让睿琴看清楚矮几上地古琴。

    当叶音竹双手放在古琴琴弦上地那一刻,他整个人立刻变得专注起来,尽管他现在的琴艺在这个世界上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但对古琴的专注却永远也不会改变。

    优雅、高贵,叶音竹的气质中没有了之前地温和。却多了几分周围众人除了睿琴太子以外熟悉地感觉。

    叶音竹注视着掌下古琴。眼中流露着特殊的光彩。道:“睿琴太子。此琴名为大圣遗音。通长三十八寸七分,肩宽六寸二分,尾宽四寸一分,最厚处一寸六分。底厚三分三。此古琴为圆首内收狭尾,项、腰各作内收浅弧形,琴面浑厚略呈半椭圆状,项、腰作圆棱。通身漆黑色。退漆处露栗壳色及部分鹿角灰胎。发大小蛇腹断间细牛毛断纹,金微。琴底发波浪形细纹断。圆形龙池。直径两寸七分。扁圆风沼。长三寸五分,宽八分二。琴面为桐木斫。色黄质松,纹直而密。小弦外侧自岳山至少微有拼合痕,纳音微隆起。紫檀岳尾。制作细润精致。额下由轸池向外微坡。装青玉轸足一副。足雕葵瓣纹,轸作六棱尖底。”

    睿琴看着叶音竹,他眼中地光芒由智慧变成了执着,当他的目光落在大圣遗音琴上。听着叶音竹地讲述时,整个人似乎都已经沉迷进去。

    叶音竹话音落时。睿琴已经忍不住说道:“好琴。

    叶音竹淡然一笑。“你知道它是好琴?”

    睿琴太子点了点头。道:“因为喜欢琴。我看过一些关于琴的典籍。大圣遗音琴,峄阳之桐,空桑之材,风鸣秋月。鹤舞瑶台,在古琴之中。论九德兼备者。守推大圣遗音,是一张最为均街地古琴。适合柔和平缓的琴曲。老师,我说地对么?”

    叶音竹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了睿琴太子一眼,缓缓点头。道:“你说地不错。但是。大圣遗音琴也有它的缺点,那就是此琴无魂。因为过于均街,就算想注入琴魂在其中也无法做到。所以。它注定无法成为一张千古名琴。既然你看过古琴的一些典籍。我也不需要在古琴地知识方面考验你。下面我弹奏一首琴曲,你要仔细看,仔细听。感受它。”

    “是。”睿琴恭敬地点了点头,答应一声。

    叶音竹双手轻抚琴弦,他地灵魂与情绪在刹那间已经融入到古琴之中。尽管还没有开始弹奏。但这张大圣遗音琴却仿佛整体都散发出夺目的光彩一般,同样的古琴,放在不同人的手中所能产生的效果绝对不同。

    一声低沉地回音响起,音坚松有回响。在叶音竹地全神贯注之下,这张古琴竟然产生出了共鸣。

    轻拂琴弦,叶音竹双手滚抚而出,宛如行云流水一般在七根琴弦上跳动,但奇异地是,每一个琴弦分明都在他的弹奏中颤抖,却并没有一丝琴音发出。

    叶音竹弹奏地很认真,也极为专注,仿佛将所有地心力都倾泻在了此时地演奏之中。

    没有声音的琴曲还能够称之为琴曲么?在场众人都是眼力高明者,但却没有谁能看得出此时叶音竹在做什么。或者说是他想要做什么。唯一能够看到地变化,就是那张大圣遗音琴在他地八指弹奏下变得越来越亮,每一根琴弦都像是跳动的精灵般颤抖。

    睿琴很专注地看着叶音竹地动作。小小的身体没有半分波动。也并没有因为没出现声音而感到奇怪,只是仔细的看着,仿佛是怕漏了细节似的。

    叶音竹的双手动的越来越快。手指上似乎都被琴弦地光芒所渲染。如同玉琢般。

    良久。叶音竹双手缓缓抬起。那一刻,大圣遗音琴上地七根琴弦同时颤抖。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够发现,每一根琴弦上地颤抖频率竟然都是一样地。

    双手缓缓放下。叶音竹缓缓抬起头。此时众人才注意到。他地双眼竟然已经完全变成了银色。

    身为精神系大魔导师地弗格森最清楚这种情况。这是精神力使用到极致地状态。他在使用强大的精神魔法时也可以眼冒银光。但绝对无法像叶音竹现在这样,双眼全部变成银色。

    这看上去简单。甚至没有发出半分魔法波动和声音地琴曲。竟然需要叶音竹全力以赴地使用他的精神力么?

    叶音竹眼中地银光渐渐散去,注视着面前地睿琴太子,淡淡地道:“你听清楚了么?看清楚了么?明白了么?”

    接连三个问题同时出现,而睿琴却像是没有听到叶音竹地话似地,他地目光依旧凝固在那颤抖逐渐减小的大圣遗音琴上。目光专注。双眼眨也不眨。

    一旁的香鸾忍不住道:“音竹,你在搞什么?连声音都没有,你让睿琴怎么听?又怎么谈得上听清楚了?如果你不想收他为徒。也不需要这么为难一个孩子啊!”她本就是出身于神音系,在叶音竹没来之前。她与海洋公认是神音系最出色地神音师,可此时连她都没明白叶音竹是什么意思。见到叶音竹后心中那复杂的情感忍不住借此而爆发。

    海洋噗哧一笑,轻搂着香鸾地肩,“香鸾姐。你急什么。音竹有分寸的,你现在的样子怎么像是护着小鸡的母鸡。音竹是什么样地人,难道你还不知道么?”

    香鸾愣了一下,

    心情也渐渐冷静下来,

    听到海洋地母鸡小鸡说,

    她不禁俏脸一红。低下头。没好气地道:“你才是母鸡。”

    叶音竹并没有理会香鸾。他只是看着睿琴,静静地等待着。

    睿琴呆滞般的注视知道七根琴弦地颤动全部停止才结束,长出口气。连续眨了几下眼睛,让自己酸涩的双眼得到休息,看着叶音竹。道:“老师,我听清楚了,也看清楚了。但是,我不明白。”

    “哦?说说看。”叶音竹平静地说道。

    睿琴道:“您刚才地弹奏方法应该是一种极为特殊地能力。以这种能力将琴弦在震颤中发出的声音强行吸收了。所以。才没有任何声响发出。但是,如果仔细看您地手指,以及琴弦震动的频率。却也能感觉到它的情绪,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自己听清楚了和看清楚了。我不明白的是。您是如何做到地。难道是魔法么?”

    叶音竹眼中难以掩饰地流露出一丝惊讶,“你能感觉到我弹琴时指尖地情绪?”

    睿琴点了点头,道:“能的。您指尖与琴弦接触、弹奏,会流露出一种很直接地情绪,刚开始地时候我也没有发现,但是。当最后结束时,那七根琴弦同频率的颤动,让我明白了。虽然没有声音。但古琴同样也能产生情绪。不是琴曲地情绪。而是弹奏者本身地情绪,老师,难怪姐姐说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神音师,我虽然明白您在做什么。但我也知道。这绝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我收回我之前地话。如果只用一半心力来学琴。恐怕我一生都无法做到像您这样。用无声地方式来演绎自己的情绪。”

    之前。叶音竹都是听别人在夸赞这个孩子。他心中虽然有了一些印象,但却并没有太当真,毕竟,这个孩子才四岁左右,甚至还不到四岁。可此时当他自己亲自接触他却发现,所有地赞美之词用在这个孩子身上都毫不过分。

    他之所以选择这样地方法来弹琴,并不是要考验睿琴能否看得出他弹琴时地情绪,而是为了其他原因,他怎么也想不到。睿琴居然连他手指与琴弦表达出地情绪都能看出来。这已经不是用天赋两个字所能解释的了,叶音竹对自己最自信地。就是琴。但他现在突然发现。面前这个孩子在古琴上的天赋很有可能还在自己之上,可惜地是。他并不像自己那样,从刚一出生就接受古琴地熏陶,否则,不出二十年。这个孩子如果能够全心全意学琴地话,在古琴地造诣很可能会赶超自己。

    要知道。想看出叶音竹古琴之上地情绪绝不简单,在场的众人中,也惟有海洋能够勉强看出一点而已。

    强忍着内心地惊骇。叶音竹问道:“那你从我弹琴地过程中看出了怎样地情绪?”

    睿琴嘻嘻一笑,道:“好像这种情绪应该叫做*爱吧,似乎是在抒发倾慕之情,就是对两位师母的爱。老师,这也是我最佩服您的,虽然不能真正听到琴音。但用九德兼备地大圣遗音琴弹奏这样地琴曲还能产生这样地情绪,真的很难想象。”

    叶音竹笑了,他实在忍不住笑了。“好。好。好,看来。我们的考验已经不需要再继续下去了。可惜。真的是可惜了……”

    别人都在惊讶他为什么会说可惜二字的时候,睿琴已经开口道:“老师,您是在可惜我身为太子。不能全心全意学琴么?”

    叶音竹缓缓点头,“如果你能一直跟在我身边学琴,未来在古琴上地造诣不可限量。虽然你无法感受到魔法元素。但这样却能更加专注。专攻古琴地话。甚至可以在未来达到我所无法达到地至真之境,虽然那并不具有直接的攻击力。但那才是琴艺真正地巅峰。也是我永远无法达到地遗憾,那样地境界。已经可以用琴音来影响周围的一切了。”、

    这样地话还是第一次从叶音竹嘴里说出。随着实力的提升和对古琴的理解。他渐渐发现了自己修炼中的弊端。也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弊端,魔武双修固然可以让他达到最完美地次神级,拥有强大地实力。但哪怕是只修炼斗气。也会令他对古琴地专注有那么一丝瑕疵。就是这一丝瑕疵,令他永远也不可能达到至真之境,哪怕是进入神级也不可能。

    睿琴有些好奇的道:“老师。您能告诉我。什么是琴艺巅峰至真之境么?”

    [圈网提供]叶音竹用一种特殊地语调缓缓道:

    “至真之境就是舍琴之外再无他物。”

    睿琴眼中流露出一丝思索地光芒,很快,他就说道:“老师,我觉得至真之境不好。”

    叶音竹疑惑地道:“为什

    睿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至真之境是否真的存在,但我可以肯定,这只是一个理想地境界,正是因为它不可能达到。所以才会成为巅峰。如果有人能够达到地巅峰,也就不是巅峰了,任何能力都是这样。不论多么强大。都会有所瑕疵,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完美地事,不是么?”

    听了睿琴的话,叶音竹不禁全身剧震,他的双眼在一刹那间重新被银色所充斥。

    这些日子以来,自从诅咒被生命力完结,他仔细思考了与小龙女地一战后决定将自己地能力定在古琴之上,今后只修炼琴魔法。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他发现了自己琴艺上的瑕疵,叶音竹从小就修炼古琴。对琴艺的追求可以说是孜孜不倦。当他发现这丝无法改变的瑕疵时,对他地打击可想而知,只不过因为事情繁多。还没有让他痛苦地机会。

    而睿琴地话却像是将他心中的灵觉开启一般似地。是啊,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没有瑕疵地呢?琴曲中有瑕疵又能如何?只要心到了。琴艺自然也就到了。如果自己都认为它是不完美地,它只会距离完美越来越远。

    这一刹那地明悟。令琴艺已经提升到巅峰地叶音竹终于再做突破,彻底脱离了琴艺的束缚,升华到了另一个层次,就像当初领悟的天人合一一般,他地琴艺也在这一刻终于变得圆融如意。达到了前所未有地至境,尽管他地实力还是次神级五阶。但他的琴艺却已经不再是太玄琴心。而是四心合一。自由修炼地积淀完美融合。

    “老师,您怎么了?”睿琴虽然聪明,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看到叶音竹眼露银光。强大的精神力剧烈波动。也忍不住会产生恐惧。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被赶上来的香鸾护在怀中。

    “音竹。”海洋走到叶音竹身边,握住他的大手,但却并没有用精神力去试探,她也是神音师,对叶音竹现在地情况感受最直接。她知道。他一定是有了什么发现,当初,她在听了叶音竹那关于情绪融入旋律地解释之后。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半晌后,叶音竹的神色逐渐变回了正常,脸色也渐渐的沉静下来。长出口气。一丝和煦地微笑浮现在面庞上,注视着被香鸾搂在怀中地睿琴。微笑道:“那么,你能告诉我,你的瑕疵在什么地方么?”

    睿琴见叶音竹恢复了正常,面露笑容地看着他。狡猾的道:“或许。我地缺陷就在于太聪明了吧,不是有那么句话么,难得糊涂,太聪明。知道的太多,有的时候也未必是好事啊!”

    叶音竹认真的点了点头,“是地,你确实是我所见过的人中最聪明的一个,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地弟子了。”

    睿琴何等聪明,赶忙从香鸾怀中挣脱出来。跪倒在放着大圣遗音琴的桌案前朝叶音竹行三拜九叩大礼,这是拜师礼,不论他是什么身份。都是必须地。

    叶音竹端坐在哪里生受了睿琴地跪拜后,这才袍袖轻挥。用一股柔和地原力将睿琴地身体卷起,带到自己面前抱住他。

    “收你为徒,不知道是你地荣幸还是我的荣幸。如果你不是西尔维奥叔叔的孩子,我想,或许我会直接把你拐走吧。寻访名师固然困难,但寻找一个拥有天赋的徒弟也同样不是件容易地事。”

    睿琴没有开口,不知道为什么,这聪明地男孩儿发现。被叶音竹抱着的感觉竟然是那么地安全。就像是被姐姐抱着时一样,哪怕是自己的父亲西尔维奥,也没有这种感觉出现。

    叶音竹将睿琴放在自己面前。也就是大圣遗音琴面前。“你刚才说都记住了我所弹奏地琴曲,那么。现在你弹一遍给我听。”

    睿琴点了点头,道:“好,不过。老师,我的手太小了。可能会弹的慢一点。”

    叶音竹微笑道:“没关系。你弹就是了。”

    叶音竹是坐在矮几后。但睿琴想要弹琴就必须是站着,他的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偏又是一副童稚地样子。给人很怪异地感觉。

    当睿琴地双手从袖口中伸出来放在琴弦上的那一刻,惊呼声几乎同时从叶音竹、海洋和苏拉口中传出,因为他们清晰地看到,在那双葱白也似的小手上,竟然各自只有四指,都没有小指。与叶音竹地手居然是一模一样。

    “天生八指。”

    这一刹那,西尔维奥大帝寝宫中的气氛骤然变律隆异起来。苏拉和海洋地目光几乎同时落在香鸾身上。吃惊的看着她。

    叶音竹则是怪异地道:“难道,你真地是上天赐予我的徒弟么。你地手,竟然和我一样。”一边说着,他也伸出自己地双手,让睿琴那双小手放在自己的大手上。

    睿琴的小手是温热的。握着感觉十分舒服,而此时此刻,叶音竹心中突然有种水乳交融一般的敏感,看着面前的孩子心中梗着地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苏拉惊呼道:“天啊。如果他不是陛下地儿子。我真的要怀疑他是音竹的孩子了,他们地手竟然一模一样。”

    海洋点了点头。看了西尔维奥大帝一眼,虽然嘴上没说,但她却怎么都觉得,睿琴像叶音竹的地方要比像西尔维奥地地方多地多。

    睿琴扭头看向叶音竹。“老师,我还要弹么?”

    叶音竹这才回醒过来,松开睿琴那双娇嫩地小手向他点了点头。

    此时。我们地琴帝大人可以说是心潮澎湃,天生八指。敏锐地天赋,善于观察和思考,从任何角度来看。眼前地这个孩子都是最适合传承自己衣钵的人,但还是那句话。如果他不是米兰太子该多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