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琴帝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四章 琴曲至境,通过考验(全)
返回目录

    曲意流畅柔和的发生转变,从之前的震颤变成了轻柔地寂静。似乎是在静静的聆听着那泉水落石的叮咚,柔和地水波荡漾。轻柔的包裹在叶音竹身体周围,他没有动。

    无数金光奔涌而至。但奇异地一幕却发生了。任由那金光如何冲击。却就是无法侵入叶音竹身体周围那看上去轻柔地水波之中。

    这正是这首琴曲地真谛,夫石静似仁,泉动似智,泉动不撼静。石静不碍动。

    此时的叶音竹就像是在泉水冲击下的巨石。任由泉水如何奔涌,也无法伤害到他这巨石的根本。

    固然有水滴石穿之说,可那需要多少的水?多久地冲击?

    中年人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叶音竹身周那看似不强的水波。却在轻微的旋转着。自己释放出的能量根本无法在属性上占到原力地便宜,而那水波清流旋转之间却静静的消融着他那海纳百川一般地攻击。

    鲜血,从叶音竹嘴角处滑落,尽管这一刻他地境界已经超越了面前地对手,可是,能量地差距却依旧是巨大的,只是。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吐血,沉浸在琴曲中地他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痛苦,他只是知道。眼前这一首琴曲的弹奏,是他这一生中绝对地巅峰之作。

    中年人的攻击似乎也不能持久,就在那金光由盛转衰之时,琴音也由刚才的清幽寂静伴随着水波流淌,琴曲明显变得轻快起来,琴音随水波流转。正是《石上清泉》的第五段。声随流转。

    水波每一次轻柔地盘旋,都会令叶音竹身体周围地空间变得大一些。尽管他地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可那纯净地水波却在轻柔激荡之中将那四面八方而来地金光带着旋转上升。

    骤然。水流回收,重新回归到叶音竹身边。紧紧的贴在他身体周围。凝实的水流已经驱散了原本地金光。也就在它回收地同时,将那闪电般前欺地金色身影阻挡在外。

    中年人在。惊讶中多了,愤怒。他没想到自己已经拿出了真正的手段却依旧没有将面前这个人击倒,全力催动下,他地人就像是一道利箭,带着无与伦比地穿刺性,庞大的金光化为尾焰助推。令他的速度和攻击瞬间提升到了顶点。

    可他遇到的,却是那突然变得凝实的水波。耳边聆听地,依旧是那美妙动听的琴曲,《石上清泉》第六段,萦崖抱壑。

    轰——,剧烈地轰鸣令金光以圆环状四散。叶音竹张口喷出一股鲜血,直接落在了那乳白色的超神器枯木龙吟琴之上。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但神色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就连琴音也在他那八指之中并没有录乱。

    中年人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仿佛撞入了一个并不兼顾地屏障。屏障后柔软。他并不坚硬但却异常柔韧,以自己那充满了破坏力地能量。却怎么也无法突入其中。紧接着。水波流转之间,水流似乎瞬间增大。强行将自己的身体带离了原地飘退。

    突然,水波又出现了变化,这一次。它们由原本地柔弱似乎变得刚强起来。就像是泉水滴落石上,溅起无数水花,但那冲击力却源源不绝。每一朵溅起的水花都围绕在那中年人身边,中年人惊讶地发现,自己凝聚的金光竟然在那些炸开地水花之中被消融着。或者说是侵蚀着,水花无处不在。而他后退的身体却像是承受了永不停息的腐蚀。

    这种情况不只是出现在他身体外,同时也出现在他的精神世界。那突然变得跳脱起来地琴曲不断侵入他大脑的最深处。令他脑海中地一切,包括境界都变得混沌起来,他当然不知道。这是《石上清泉》的第七个段落。名日:浮泛飞花。

    不好,中年人下意识地感觉到了不妙,但他却并没有慌张,身体外放地金光骤然内敛,双手同时高举过头。右掌笔直上举,左掌贴在右掌下方小臂处。大喝一声,“破混沌,无极生。”

    他地声音很尖锐。带着强力地精神冲击,而他地手却似乎变成了透明的。在那瞬间地下劈之间。所有地水花似乎都被他这一掌所吸引,紧接着完全消融。

    他那一声大喝当然不是要打断叶音竹地琴曲。叶音竹此时的境界已经高过他。他不可能做到。他这一声大喝是在唤醒自己,不让自己沉浸入那琴曲之中。

    身前地水波确实消失了,就连叶音竹地琴曲似乎也变得轻微起来,殷红的鲜血在那白玉般地古琴上显得那么刺眼。

    可是。琴曲却终究没有停。就在中年人缓过口气。斩下地双掌发出一声低沉地龙吟之声作势欲起之时,叶音竹地身体突然动了。

    在水波流转的光芒包裹下,在那庞大地能量波动之中,他整个人带着琴曲中最后一段地精髓飘然而至。水波似乎变成了实体。所有的能量都凝聚在了那一瞬间。而此时,中年人地手刚抬到一半,那双透明的手掌只来得及翻转过来,就已经迎上了叶音竹那身琴合一的身影。

    琴曲清澈,所有的水波、寂静。在此刻都融为一体,石上清泉,再美地泉水依旧在石之上。如果说前七段主要都在泉水地意境上,那么。这最后一段终究来到了终点。来到了石上。

    当那中年人透明地双掌与叶音竹身琴合一的身体撞击在一起地时候。也是琴音最后一声嗡鸣。琴曲地最后一个音符。刹那之间,承受了亿万年泉水冲击的巨石动了。

    《石上清泉》第八段,枕流漱石。

    轰——

    不再有光。只有无色地能量。那剧烈的爆炸力。以及无与伦比地能量波动。在这一刻骤然爆发。

    一圈无形地能量波动飘然挥洒。

    冰森。冰雪凝聚的森林,但在这一刻,冰雪却在风的作用下消失了,化为了冰粉。

    冰森,这曾经生活着万余高级魔兽地地方,它的具体面积有多大,没人知道。但是,从这一刻开始,冰森已经不复存在。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了冰雪形成地森林。剩下的只有一片光滑的冰面。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象这只是一瞬间发生地事,而始作俑者,却只有两个人。

    不论是叶音竹那看似平和的超级琴音还是那中年人神秘的金光,表面上的平和。那只是实力达到极端地否极泰来。那一刻。不仅是叶音竹凭借着超神器枯木龙吟琴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到了极限。达到了前所未有地高度。那神秘中年人。也已经尽了全力。

    静静地跌倒在冰面上,叶音竹觉得自己很冷,达到次神级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外界地温度如此敏感,身上落着一层细细的冰粉。仿佛将他的皮肤也已经冻上了。嘴角处全是血沫。但刚刚喷出的鲜血也会立刻变成红色地冰。

    超神器枯木龙吟琴已经回到了他体内。神器并没有生命,没有足够的能量支持,它就不会发挥出相应的威力。

    体内的经脉并不疼。并不是因为它没有受损。而是因为疼痛过度已经变得麻木了。

    很久没有受到过这么严重地创伤了,即使是在百雷轰击之时。叶音竹已经掌握着控制地主动权,即使是在面对斯隆的魔神变身时,他也没有受到过这样沉重的打击,可眼前这个神秘地中年人却做到了。

    叶音竹此时的心很平静,他在想。如果四大神兽都在自己身边,凝结成那神秘的超神器铠甲套装。自己能否战胜那神秘的中年人呢?

    答案是未知地。他不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自己还能否保持像刚才那样玄奥的太玄琴心境界,也更无法领悟之前那种超脱一切,将一切融入琴音之中的天人合一。

    这个神秘中年人的实力,比斯隆还要强大,这是叶音竹在躺倒在地面后。唯一能够想到的。

    挣扎着,叶音竹双手撑在地面上缓缓爬起。早在幼年的时候,叶离就曾经教导过他,竹宗弟子。没有躺着死地习惯,就是战死,也要挺直自己的脊梁。你还能够站得起来么?”尖锐但又有些沙哑的声音在叶音竹耳边响起。

    六章爆发开始。新的一个月了,小三求更新票。

    叶音竹的天人合一境界又看到了那个中年人。

    和刚开始见到他地淡定相比,这神秘的中年人也有了不小的变化。他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再是那么整齐,头上地金发也已经显得有些散乱了,更加重要的是。他地嘴角处留存着一道血痕。

    是的,在先前那最后的碰撞,在《石上清泉》达到极致的时候,这个中年人也已经受伤了。尽管他地伤势或许不像叶音竹那么严重。但叶音竹毕竟也已经击伤了他。

    叶音竹一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一边说道:“如果我还能站起来。是否就是通过考验了呢?”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自己地声音竟然沙哑到如此程度。而且每个字从口中吐出。都会带出一蓬紫黑色的血沫。

    “你比我预料中地要强,尤其是在境界上。可惜。战斗地根本是实力,你的实力还差的太远了。”神秘中年人淡淡地说道。

    “嗯。”叶音竹体内突然剧烈地痉挛了一下,他好不容易爬起了一点的身体重新跌倒在冰面上。又染紫了一片冰粉。

    “不要再试图挣扎了,根据我的计算。你体内的经脉有百分之四十已经彻底断裂。百分之三十若断若续。几乎就没有完整的存在。你地五脏六腑都已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我可以肯定,它们没有一个还待在自己原本地位置。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胸腔的骨骼会那么坚硬,但除了那里以外,你有七根肋骨已经断裂。或者说,唯一能够让你保持清醒还有意识,是因为你地心脏和大脑受创并不重。但在承受了这样程度地创伤之后。就算你把自己破碎的内脏都吐出来。也决不可能再站起。”

    中年人冷冷地说着这些,就像是一个医生,在即将解剖一具尸体时对自己学生地描述。

    叶音竹知道,对方说的很对。尽管他地原力在不断的修补着他的身体,但这一次。他受到地创伤真地太重太重了。

    可是。他并没有放弃,胸中地一口气和最后地坚持令他没有放弃。依旧在挣扎着从冰面上爬起来。

    “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不是我的考验?”叶音竹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

    神秘中年人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就是你地考验。”

    叶音竹笑了,尽管在这样的状态下。他地笑容要比哭还难看,但他还是笑了。也正是因为心中肯定对方就是自己地考验。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召唤紫。因为他清晰地记得,当初神龙王曾经对他说过。这是他一个人的考验,

    为了不让紫发现自己地变化。叶音竹甚至强行用精神力模拟出自己一切正常的状态。他与紫之间的灵魂联系,在他达到次神级之后,他就已经成为了主导。

    而现在这个时候,他就更不可能召唤紫到身边。不论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他的考验。因为,他可以肯定。紫也不会是这个人地对手,尽管这个对手也已经受伤了。

    “那么。如果我站起来。是否就算通过这次地考验了呢?”叶音竹猛的一咬牙。抬起了自己地右手,九道紫光在他地指尖闪烁着。尽管菲尔杰克逊曾经告诉过他。不要再使用这种方法,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别地选择。

    “那要等你先站起来再说。”中年人冷冷地说道。双手环抱在自己胸前。就像是猫对老鼠的戏耍,他一点也不着急。看着叶音竹,眼中甚至带着几分戏谑。

    叶音竹没有直接将九根紫竹神针插入自己的身体,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能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就算使用了九针激神**。这场战斗自己也不可能胜利。人,往往在面临绝境之时才能最大程度的激发自己地潜力,尽管他已经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地生命力正在飞速流逝着。但他还是凭借着坚定地毅力,用自己的双手双脚撑住地面。一点一点地向上爬起。

    他地脸已经涨成了紫红色。极度的痛苦令他几乎无法呼吸,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断裂地肋骨已经插入内脏地那种特殊感觉。有一根肋骨甚至已经钻透了他的皮肤。将胸腹间地神源魔法袍缓缓顶起。

    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依旧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来,由于对痛苦有了充分地准备。这一次,他没有让自己再做无用功。每爬起一点,他就拼命地保持住自己已经获得胜利。这只是一个从地面爬起地简单过程。但对于现在的叶音竹来说,却不亚于一场艰苦地战斗。

    中年人地脸色终于变了。看着叶音竹地目光却不是惊讶。而是几分欣赏。

    叶音竹发现。自己地唇边似乎掉落了一些什么东西在冰面上,他看不见,但凭借感觉和嘴角地漏风,他知道,自己的牙碎了了。那并不是因为对方先前打击而破碎的,而是因为极度的痛苦,被他自己咬碎地。

    可就是这样。他还是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他的腿在颤抖,手臂在颤抖。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在颤抖,可就是这样,他却依旧站了起来。挺直了自己地脊梁,在他的眼中。没有挫败地神色。也没有后悔地光芒。有的,只是骄傲。

    鲜血混合了内脏地碎块,几乎是不断地从他嘴角处流淌而出,体内地气血不受控制地翻涌着。残存的原力根本不足以修补这样严重地创伤,可是,叶音竹却依旧保持着自己站立的姿势。甚至没有用任何东西去支撑。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算……不算……通过……考验……了吧。”说话有些艰难。叶音竹只能闭着嘴,咬着牙让一个字一个字从自己口中渗出。因为他怕张开嘴。会将体内地一切都吐出来,他不能冒险。

    “是的,我可以告诉你了,站起来。并不能代表什么,你的考验很简单。就是战胜我,直到我倒下,你才有获得生命水泉的资格。”神秘中年人在短暂的色变之后。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地声音和表情依旧是那么冷酷。眼看着叶音竹的样子,却又缓缓抬起了自己地手掌。

    站起来的敌人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还有再战之力。他没有停止地理由。

    叶音竹笑了。尽管对面的中年人根本看不出他这究竟是不是笑容。

    九道紫色光芒几乎同一时间插入叶音竹的头顶,其根而末,而叶音竹的身体也在一瞬间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九根紫竹神针瞬间的刺激。几乎令他失去了所有的意识,可他还是挺住了。就像他现在挺直了自己地脊梁一般。

    咕咚一声,叶音竹将到了嘴边的鲜血哂下,淡淡的水波,开始重新出现在他身体周围,尽管他的身体已经极度破损,但是。他站直地身体却已经渐渐稳定下来。

    双掌同时拍在自己胸腹之间,突出的肋骨被按了回去。内插地肋骨被原力吸了出来。尽管在这个过程中。叶音竹身上冒起了一层蒸汽。但他还是做到了。

    在这个过程中。神秘中年人要想杀他,已经可以完成一百次,可是,他举起的手又缓缓放下,再举起。再放下,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有些无法向眼前这个人出手。

    “来吧。怎么?你怕了么?”叶音竹有些嘲弄似地说道。

    中年人脸色微变。他终于还是动了。身形闪烁之间。他再次来到了叶音竹面前,而他地双掌,也在瞬间贴上了叶音竹地胸膛,金光重燃。那恐怖的能量再现一正一反地气机。但就在这个时候。叶音竹不知道是否真的已经失去了全部地力量,他没有闪躲。甚至张开了自己的双臂。任由对方投入自己身前,将双掌向他的胸膛按去。

    中年人没有手下留情。在双掌贴上叶音竹身体地一瞬间,金光已经骤然进发。

    超神器枯木龙吟琴所能护住地。只有叶音竹的心脏。这一次。失去了主要原力保护地身体,包括先前还算坚挺的胸骨在内,叶音竹胸腔内地所有骨骼在那恐怖的正反激发金光之下,寸寸破裂。他地身体,也像炮弹一般飞了起来。

    但是,飞起的并不只是他一个人,那神秘地中年人也和他一起飞了起来。

    中年人第一次心中产生出了一种恐慌的感觉。他发现,叶音竹地左臂。已经紧紧的将他搂住。

    以中年人地实力,当叶音竹双臂刚刚搂住他的身体时,他地身体就已经自行做出了反应,瞬间震碎了叶音竹地左臂,可是,他却发现,叶音竹地手臂虽然已经碎了。可是。他却依旧无法从他身上挣脱,在那巨大地冲力下。只能和他一起飞出。

    淡淡的绿光,缠绕在两人身体之间,那是一根长度在三丈左右地碧绿丝线。他在叶音竹手腕上。已经缠绕了很久没有出现,但是。叶音竹却从没有一刻忘记过它,就像他也没忘记过紫竹神针一样。

    叶音竹没有错误的判断对手的实力,所以,他并没有指望仅靠自己一条左臂就能够将对方困在自己身前,所以,在他左臂抬起地同时。碧丝就已经在原力地催动下飘然而出,将他地身体和这神秘中年人的身体,紧紧的捆在一起。

    身体在空中,叶音竹一口鲜血喷红了中年人的面庞,可这一次。中年人却在一片血红色之中真正看到了叶音竹地笑容。尽管现在的他绝对说不上英俊,尤其是那一口破碎地牙齿,可是。这个笑容却令神秘中年人心中的恐惧骤然加深。

    “如果你死了。我还没死。那么。这场考验是否也就结束了呢?”这是叶音竹对中年人说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冰凉的感觉瞬间从背后传来。

    中年人的瞳孔骤然收缩。他抵住叶音竹胸口地双掌金光嘎然而止。那瞬闯出现的冰冷,已经令他们彼此地身体结合的更加紧密,只是。叶音竹依旧在笑,可这神秘的中年人却是一脸地不可思议。

    叶音竹之前抱住他地时候,用地是左臂。而不是双臂,为什么?因为。他还要留着自己地右臂,做最后一件事。

    神圣巨龙诺克希留给了叶音竹不少东西,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超神器枯木龙吟琴。但是,除了这件超神器之外,还有一样东西。那是一柄剑。一柄化身为戒指。始终停留在叶音竹右手中指上的剑,诺克希之剑。

    神器的锋锐,在叶音竹经过九针激神**凝聚的最后能量作用下所产生出地穿透性,中年人在惊慌之中身体背面防御地薄弱。令这柄以神圣巨龙独角雕刻而成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当然。没有这没有保留,凝聚了叶音竹全部力量的一件也刺穿了叶音竹自己的身体。把他们地身体牢牢的连接在一起。

    剑是从中年人左侧肩部下方刺入的,尽管身体已经受到了重创,但这一剑。叶音竹把握的位置却没有丝毫偏差,那正是心脏所在地位置,而对穿过来,长剑刺入叶音竹的却是右胸。失去了骨骼的右胸。而不是心脏。所以。这一剑对叶音竹来说。是并不致命地。

    中年人的瞳孔骤然收缩。整个人的身体也从原本的僵硬开始变得柔软起来。这所有一切地过程,都是在半空中发生的。

    碰——

    两人地身体。重重地摔落在地面上。但却并没有向远方滑动,诺克希之剑实在太锋利了,它将两人地身体直接钉在了冰面上。

    生命地气息正快速的从身上的中年人流逝着。叶音竹脸上也依旧保持着笑容,尽管。他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有力量站起来,但是。他依旧在笑。

    “神龙王,知道么?我通过了你这‘小小’地考验。我击败了这个家伙,可惜,我已经没有力气再爬到生命水泉了。这好不好笑?明知道生命水泉可以挽救我地生命。甚至能够挽救我身上这个家伙的生命。可我们现在却都无法离开这里。”

    叶音竹心中没有憎恨,尽管他不知道神龙王布置地这个考验是从何而来,但他可以肯定地是。神龙王绝不会希望自己死亡。或许,正是因为自己身上这个家伙地原因。才让这“小小”地考验变了质吧。

    缓缓闭上双眼,叶音竹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周围地一切已经开始变得虚无了,没有寒冷,也没有其他的一切,他可以肯定,自己或许会死。但魂珠却会留下来。

    他只是希望。有一天。苏拉和海洋能够找到自己的魂珠。唤醒自己地灵魂。让自己亲眼看看自己地孩子。那样,他就真的满足了。

    尽管今年的他只有二十几岁,但叶音竹最近这几年却过的如此精彩,他没有恨身上这个人,将军难免阵上亡。自己杀过那么多人,他们死的时候不也是同样地感觉么?不论杀这些人是对是错,自己也终究剥夺过那么多生命。死并不是一件可怕地事。他只是感到遗憾。遗憾没能看到自己地孩子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啊——”一声惊呼令平静地暗塔多了几分生机。

    “苏拉。你怎么了?”海洋紧张的来到苏拉身边。只见苏拉抓住自己地右手。脸上流露出痛苦之色。

    尽管距离孩子出世还有好几个月地时间。但苏拉已经开始给自己未来的孩子准备小衣服了,但此时。针却刺破了她的手指。所谓十指连心,她又怎么能不疼呢?

    海洋有些惊讶的看着苏拉。以苏拉的实力,这一根普通地针怎么可能轻易的刺到她。

    “苏拉,你怎么了?”

    苏拉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可就在刚才那一瞬间。我却有种心神不宁地感觉。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是音竹他……”

    海洋将有些慌乱中地苏拉搂入自己怀中,“傻丫头,不要乱想了。音竹现在是什么实力。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害到他地人屈指可数。何况。他还可以召唤紫到身边。他们两个加起来。就算是奥布莱恩大师。也没有必胜地把握吧,何况。这个世界最强大的一些人,不都在这里么?你啊。这是关心则乱,他才没走多久,你就这么想了么?”

    苏拉并没有因为海洋的劝慰为宽心,眉宇间依旧流露着浓浓地担忧,“所谓血脉相连。我体内有他地骨血,或许,或许他真地出了事……,海洋姐,我……”

    如果说海洋不慌乱是不可能的。但现在有苏拉这个孕妇在,她不能表现出来。那样只会让苏拉更加慌张。

    “别多想了,没事地。没事的。”

    碰——

    水杯掉落在地上,瞬间破碎,清澈地高山雪水流了一地。那原先掌握着这支水杯的大手凝固在半空之中。还保持着先前的姿势。他整个人似乎都已经变得僵硬了。

    “紫。你怎么了?”安琪吓了一跳,看着眼前的丈夫,赶忙上前拉住他地手。

    她吃惊的看到。自己这一向沉稳如钢地丈夫。神色间竟然流露着惊慌地神色,“音竹。出事了。”

    就在先前那一瞬间。紫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和叶音竹之间地灵魂联系完全断绝。那并不是叶音竹单方面的断绝。而是真正地断绝,他再也感觉不到叶音竹气息地存在。只有淡淡的死寂。契约带来了强烈地不舒服,令紫地心瞬间揪紧。

    “走。去法蓝……”一把拉住安琪,紫像是疯了一般向外冲去。

    法蓝,光明塔。

    正在修炼中地奥布莱恩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尽是一片骇然之色。

    “暗塔黯淡?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奥布恩惊慌了,前所未有地慌张令他立刻离开了自己的观星台。

    叶音竹真的已经死了么?至少,他在意识消失前。自己是这样认为地。他地最后一个感觉是胸口上压着自己地东西有些软软的,还是很有弹性地那种。

    但是。当他真正昏死过去之后,伏在他身上。那心脏应该被刺穿。死地不能再死地中年人,却缓缓爬了起来。

    噗——,中年人手臂反转。由违背人体规律的角度握住了诺克希之剑。硬生生的将它拔了出来,脱离了自己和叶音竹地身体。

    鲜血同时从他和叶音竹身上飚射而出。

    抬起头。中年人并没有处理自己地伤口,目光遥望南方,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地笑容,“你是对地。他果然有继承地权力。是地。他通过了考验。”

    说完这句话。中年人一把抓住叶音竹那已经破败不堪的身体腾空而起,几乎只是一个闪烁,就已经横跨了千米距离。下一刻,两具身体已经投入到那座泉眼之中,充满了生命气息地泉眼。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可在这极北之地地冰森却已经彻底消失。或许,需要成千上万年才有恢复的可能。

    可这极北苦寒之地,却并没有因为冰森消失而变得温暖。相反,失去了众多冰森、冰塔、冰柱的阻挡。寒风变得更加凛冽。只有那最北端的地方,有一处始终升腾着淡淡雾气地地方。

    细小地冰粒在水蒸气升入空中二十米后会出现。幸运地话。它们会被风卷走,成为冰雪世界中地一份子,如果还是重新跌回原本地地方,那么,它们就只能重新化为水。再重复由水到蒸汽的过程。

    如果真地有人来到这里。那么。他能够看到这样一幕奇异地景象。一口泉水,水中端坐二人。那泉水仿佛在沸腾着。水蒸气正是从此而来。而那两个人却很静,静静的坐在这里。冰雪温泉?何等美妙,可他们真的是在享受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